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学习中心

无忧雅思

  • 公众微信: ielts51
  • 业务合作: 4006805851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校园记事》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3-6-21 00:32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雅思精准核心预测
《校园记事(1):罢考》 从一月份开始的第二学期是课程安排最紧的,有6,7门要考试的再加几门只要讨论 写报告的课。可能学校的头也深得MBA=MASTER BECOMES ANIMAL的精髓,竟然安排在 3月底的考试周是两礼拜内6门笔试加6个PAPER。那些要交的PAPER平均要求15页,4人 一组讨论完成。可惨的是在意门课里你和这3个在一组,而别的科目可能和别人在一 起,全班28个人光为了安排讨论时间就争得不可开交。那3月份一个月,常常是除了 自己看书找资料,晚饭后是和不同的同学讨论,几个讨论下来就往往到了2,3点, 反正我是有一次在讨论的时候睡着了的。 考试周来临,突然接到通知说那门原来只要求交个BUSINESS PLAN的怎么创业的课程 的老师希望每个组作一次PRTESENTATION以作为考试,由几个老师和其余的同学提问 等等以决定报告之外的50%的分数。本来所有人都已累得怨声载道,这下子更炸了锅 了。大家一致决定抵制这门课的所谓考试。学校觉得很突然,办班多年还从来没遇 到过罢考的事。为此专门全体人员开了几次讨论会。还好,我们从11个国家来的人 这一次心还挺齐,都不松口。最后学校没办法,取消了这门考试。 学校也吸取了教训,后来几届的课程设计上就安排得合理多了,我也没听到过那些 小师弟师妹们报怨过课紧的事了。

新浪微博达人勋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3-6-21 00:32 |显示全部楼层

《校园记事(2):补考》

法律课由管理系里很牛的JANSSEN教授带。教授就是教授,这老头上课从来不准时,上课时还时不时接手机,然后还要早退。不过这个风格我喜欢,可以早点溜回去吃饭。还有个好处是这门课是唯一的开卷考试,所以学起来大家也都没太大的压力。 临近考试了,有个聪明的荷兰鬼子找到了最近几年由JANSSEN教授出的商法的考试题,发现他出来出去题目全是我们用的教材上的练习题。那哥们又专门去图书馆找到那本只有教师才能借的参考书把所有的习题标准答案全COPY了一份,然后全班同学人手一份。 法律考试是我们商学院和管理系里荷兰语教学的学生一起考,几百号人全在体育馆里开考。卷子发下来一看,果不其然,考试题全是书上的---一章一题,于是我们全拿出了标准答案开抄。旁边的那些荷兰语的硕士们看来是没想到去摸题目,一个个摸头摸脚难以下笔看着我们这群在比赛着写字速度的人发楞。破天荒,我成了整个体育馆里第一个交卷的。 两礼拜后,成绩下来,28个人,1个8分,5个7分,10个6分,然后是不及格(据说那些答不出来的管理系的学生大部分是8分)。我有幸拿了个7分而班上的8个荷兰人除一个得了6分其余全不及格。这教授倒也可爱,至少在这一点上完全没有歧视一说。又开锅了,那些没及格的拒绝补考而及格了但是对分数不满意的也向学校控诉。老教授很强硬,说:开卷考试我没让你们抄标准答案,补不补考是你们的事,要我改分数,没门。至于说为什么同样的答案有人8分有人不及格我有我自己的标准。 这件事一直拖了半年,前前后后同学之间,和学校,和教授开了N次的协调会,但都以教授不让步而告吹。到大家实习都快做完了都要答辨了的时候,由于缺一门成绩就毕不了业,那些没及格的包括最强硬的荷兰同学最后也不得不低头走过场似地补了考。时至今日,当我们同学聚会时还时不时提起那可爱的老教授,而那些荷兰同学依然恨之入骨.

新浪微博达人勋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3-6-21 00:33 |显示全部楼层

《校园记事(3):受伤》

荷兰的春天还是挺舒服的,气温回暖也没有太多雨,所以到周末忙里偷闲就会叫上一帮同学去打篮球。来自不同国家的人水平也大不相同,不过倒也不拒绝任何水平差的人加入进来。4月份中的一个礼拜天,大家又集中起来开赛,按水平身高等等分好了边,班上那不会打球的俄罗斯小富翁(这哥们据说现在接管了他老爸开的啤酒厂,作的比较大)跑过来非要一起玩,就把他安排到了我的对手边。老毛子就是老毛子,这小子不块但确实结实,浑身像铁一样硬,我的吨位比他稍大一点但好象撞他不过。他完全没打过篮球,基本规则什么都不知道,就知道见球就追抢,完全是踢足球那一套。由于我在场上比较活跃,和他一边的荷兰佬就叫他死贴着我,只要我拿球,那哥们的鹰爪马上就会探了过来,弄得我不得不边运球还得边教他规则(和足球里的合理冲撞有哪些不同),这样他才收敛了点。打着打着,我在中线附近断了他们的球,然后就是快速运球上蓝,这小子急了,看我速度快,探爪子也来不及了,就在我也起步上篮的时候挡在我前面。球进了,我撞在他身上,落地的时候左脚踩在他的脚上,我自己都听见了一响,那撕裂的疼痛让我一下子倒在地上,就见左脚踝关节那马上就肿的老高。几个同学赶紧开车把我往医院里送,可到了医院护士说医生正在忙,也不管我疼的多厉害,就要我在那里等。由于是从球场直接去的医院,疼不说还渴得厉害,同学跑去买来可乐,被护士看见马上窜出来说:在医生检查之前不要喝水,怕对你的伤不好。我是真的faint了。 3个小时后,终于叫我进去了,先问了情况,在照了照CT,说:还好,没骨折,但是肌腱撕裂得很严重。过了会一个男护士来了,帮我洗了伤处。以为他要给我敷点药什么的,却见他给我缠上纱布就开始抹石膏了。KAO,就这样把我给打发了?他抹完了,医生又进来说:一星期后再来检查。靠一条腿拄了一星期的拐杖后,朋友把我送过去,他们把石膏去掉了后,说:下地走吧。我又FAINT了,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才几天就要我开走?那医生说:没事,先慢点走,你这不算什么,我们这里骨折是常见病,日照时间少,人个子高,一不留神就会闹出毛病。我再四处一看,在那坐着等的带着拐杖的人还是真的不少,没话说了。别说,头两天试着下地是象针刺一样要咬着牙踩下去还不敢光左脚支撑过久,再过了一礼拜也就好多了,能不用拐杖慢慢走去上课。时至今日,我还是觉得有些后遗症,偶尔下雨的时候会隐隐作疼不说,由于左腿是我的起跳腿,再打球的时候弹跳也大不如以前了(当然和缺乏锻炼也有关,哈哈) -----后记:在无法动弹的两礼拜里,孤身一人在外的我全靠了两个朋友天天给我作饭买东西。即便一年多后在别有用心的人的挑拨下这两口子也做了些过份的事,但他们对我的这段恩情我还是不会忘的。

新浪微博达人勋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3-6-21 00:33 |显示全部楼层

《校园记事(4):国家的含义》

一 班上有四个印度人和一个巴基斯坦同学。大家平时都处得挺好,学习生活方面都还互相照顾和帮助。但两个国家之间水火不容的仇视即便在这异国他乡也还是能感觉出来。那天太阳出奇的好,我戴着墨镜拿了本书再边晒太阳边复习功课。突然那年纪最小的印度小伙兴冲冲地跑过来说:nuclear weapon, we have nuclear weapon now, our PM said it's because of China's threat。我没反应过来就噢了一声没理他然后继续看我的书。过了会想想觉得奇怪,赶紧回屋上网查breaking news,才明白原来是印度成功进行了核弹试验,而且申明是针对中国和巴基斯坦的。晚饭时分,大家又象往常一样堆在客厅看电视聊天时,那四个印度人在那很是趾高气扬旁若无人状而我们可怜的巴基斯坦朋友在那闷闷不乐地一声不发。我和另一个中国同学看不过去了,就说:放心好了,中国肯定不会坐视不管的,不幸我们打赌,不出一个月巴基斯坦肯定也会进行核试验。还真的被我们说中了,三礼拜后,巴基斯坦就宣布他们成功进行了5次核试验。那天晚饭,平日吃得很少的巴基斯坦穆斯林朋友煎了一锅土豆片加两鸡蛋在客厅里狂吃而那几个印度同学却完全没有三周前的张狂 二 由于荷兰和印度尼西亚的历史渊源,在荷兰的印尼人是不会少的。我们班也有5个--3个土著1个华人。其中两土著是由荷兰政府资助而另一个以及那华人是在飞立浦在印尼的照明分公司工作而由公司派来读的。那华人的身世有些奇特,他有次提到他父母都去了香港但他却提得更多的是他叔叔,好像他是他叔叔给抚养大的。大家都叫他 Feng Sugiman(中文名是李连丰--他不会说中文但还能歪歪斜斜地把他的中文名字写出来)。Feng是属于那种极聪明的人,可能是我们年纪相若性格相似又是邻居的原因,我们的关系一直很好,而且很多课程我们都是分在一组(这一点上他帮了我很多忙,由于刚来的时候语言还不是很好,在讨论时碰到意思没表达清楚让其他同学很困惑的时候,他都能很明白地把我想说的本意给大家重复一遍)。众所周知的98年印尼排华骚乱爆发了,Feng那段时间就象热锅上的蚂蚁,他叔叔的小铺子在骚乱中被烧而远在他乡的他却无法助其家人。而由于他在求学期间工资照发但是却是发卢比亚而卢比亚对美元的比价由此5000:1到了15000:1,更让他着急。这些事他只能和我说,那些几个和他平日关系还算好的土著在这种时候肯定是靠不上的。在我给他作了个简单的外汇上的技术分析并劝他把他在荷兰大部份的美元及荷兰盾都在15000:1换成卢比亚后几天,卢比亚对美元的比价果然是照我预测的反弹到11000:1,然后他又照单补回并把赚的那部份再加上些汇给他叔叔救急。由于我对印尼的印象一直不好,而他的毕业实习也由于骚乱被他们公司安排去新加坡作,所以我极力劝他就在他们的新加坡公司待下去再办移民以脱离那危险的国度算了。结果他说:不,印尼再差,对华人再不好,but that is my country, I must go back to stand with my relatives。这番话倒弄的我一时无语。 后记:Feng在实习晚拿到文凭后回了印尼,据我同办公室的和我作同一个课题的印尼小男孩说,前不久他回国作课题时去拜访过Feng,Feng已经升了几级,现在是飞力普(印尼)里负责两个divisions中的一个的头,Feng还托他给我带了一条他们印尼特产的丁香烟. 三 我们有门国际商务课,但由于两个主教教授和副教授都是荷兰所谓的中国问题专家,所以这门课也就取名为:doing business in non-western countries,而大部份的内容及Case都和中国有关,所以在课堂上的相当份量的讨论都围绕着中国而来。这天是教授上课,他讲了一会大中华经济区后就是自由讨论。这时一个印度小子发难了,他挑衅地说他不明白为什么中国非要说台湾是他们的。我一下子火就起来了,反问他:我们认为克什米尔是巴基斯坦的,印度为什么说是他的。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了,整个课堂成了我和我的中国同学对四个印度小子的辩论。而我那时英文不算好,和那些虽有口音但用英语绝对blabla流利自如的印度佬相比肯定是占不了上风,都吵了些什么已记不完整了,就记得我最后涨红了脸结结巴巴说的肯定有语法错误的一句是:doing business maybe no nationality ,but managers do have。 听到这,先头没干预的教授打断了争执,说:好了好了,让我们谈business,不要讨论such political issues。这场争端才告结束。当一年后我开始跟这两教授作Ph.D.时,两老板还偶而回把这事拿出来打趣。

新浪微博达人勋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7-7-6 22:02 |显示全部楼层
就是,讨厌那些自以为是的台湾人,,不知道去英国会不会遇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7-9-30 03:52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你的文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9-10-14 09:41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真细的呢,呵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9-10-26 10:04 |显示全部楼层
来看看的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9-10-29 11:04 |显示全部楼层
路过的看看有没有意思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9-11-5 10:19 |显示全部楼层
校园的那一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用户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帮助中心
网友中心
购买须知
支付方式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售后服务
定制流程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