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学习中心

无忧雅思

  • 公众微信: ielts51
  • 业务合作: 4006805851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返回列表 发新帖

大概就是这么来的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1-13 18:50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杨定远本来认为在车厢里藏了个人,很难躲过旁人线人,但事实却比他预感得要顺利得多。车厢里尽是在故乡活不下去的穷汉子,衣锦还乡远赴异国,每个人都沉迷在茫然与不安之中,一些人终日赌钱玩,另一些人则一天到晚郁郁不乐地想着心事,在火车上,谁都只顾着自己这三尺来宽,七尺来长一方小天地,基本不理外事,而小霍太监更是和旁人连一句话都没有,若不是霍敬奇时不断还要喊几声“小兔崽子”,支使他做事,只怕统一车厢里都要忘了还有这么个人。  头一天,思华端的一句话都不敢说,但到了第二天,见旁人也没留神,她胆子便大了起来,有时偷偷跟杨定远说说话。他们这铺在最角上,轰隆隆的火车声,加上安徽人设的赌局上发出的大呼小叫灌满了耳朵,何况边上多少个铺上的劳工都是爱赌的,就算输光了钱,看看也能过瘾,白天铺上都没人,杨定远在火车上原来感到闷,和霍敬奇聊天,三五句话他就要开唱,有思华陪着说谈话,倒也能够解闷。问起思华老家在哪儿,思华却说她爹说起时本人还太小,已忘了,只记得爹说村庄里有座龙王庙。龙王庙和土地庙到处都有,杨定远听了也只有苦笑,本想从思华的口音里听出她的寄籍,可思华从小在俄国长大,俄语说得比中国话好得多,说起中国话来结结巴巴的,哪还听得出口音?倒是听她说俄语很溜,杨定远便让她教自己几句俄语。俄语发音很怪,尽在打嘟噜,思华又不擅教,杨定远固然好学,可也只能随随便便学了几句“哈拉绍”之类。想让思华写下来,但思华不论俄语仍是汉语,一个字都不意识,想写都写不了。  分开赤塔已是第三天,再过两三天就能到达伊尔库茨克。这一天气象很阴沉,杨定远这两天尽躺在床上,这一天再躺不住了,起身向前面走去。那安徽人设的赌局倒是连日一直,这时候已经挤了不少人,围坐在他铺前吆五喝六。只是赌到这时候,大略别人的钱也都输得差未几了,赌的人少,看的人多,。看见杨定远过来,那安微人突然道:“杨老弟,也来玩两手么?”  杨定远晓得这安徽人也是尹春山一伙的,切实不想招惹,拍拍口袋道:“我身边一个子都不。”  安徽人还想说什么,边上一个汉子急道:“马大哥,快开宝吧。”他手上拿了两个光洋,不住地磕着,真不知他为什么那么急着把手头的钱输出去。安徽人被他一催,没再说什么,杨定远趁机走过他们身边。  运兵军的车厢没窗子,过道里才有。一走进过道,里面却已挤了好几个人,大概都是来这儿透透气的。杨定远拣了个地方坐着,透过窗子远眺望去,只见远处一带亮得刺眼,白云仿佛沉在了地底。他心中惊讶,细心看去,才发明是一个极大的湖。湖面已结了冰,阳光映下来,把湖面变成了一面大镜子,映着蓝天白云,远眺望去,就似天空沉到了地底个别。这风景有种怪诞的漂亮,杨定远看得简直连气都透不过来。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真的连做梦都想不到啊。他正想着,边上有人叹道:“好大的海子啊!这便是北海么,百科全说 肾结石?”  海子是西北一带对大湖的称说。这么大的湖,多半便是贝加尔湖了。赤塔就在贝加尔湖边上,现在火车正应当经由此处。杨定远看着这一副风景,心中忖道:“难怪古人说,读万里书,不如行万里路。”本来他这次出来,心中老是有挥不去的哀伤,但当初却又有点认为,人生一世,是该出趟远门见见世面。虽说在山东时海见得多了,但在遥远的内陆,也有这么大的湖,若不是出来,一辈子都不会看见,眼睛浮肿的原因。  透了阵气,回到铺上,杨定远也觉得舒畅多了,心情比刚出来时安静很多。他刚躺下,便听得思华在上铺低低道:“杨大哥,这儿是哪里了?”  “过北海了,饭岛爱肾衰竭死亡。”杨定远说话,心想思华大概不知道北海是什么,又接了一句:“俄国人叫贝加尔湖吧。”  “那快到了。”  思华的声音很轻,但有着粉饰不住的高兴,她大概是想着终于快见到姥爷了吧。一头的霍敬奇听到了,插嘴道:“北海,申公豹就是塞的北海眼吧?”  杨定远不由微微一笑。霍敬奇的学识,倒是和小个子一丘之貉,都是从戏文上来的。他道:“对,申公豹就是在这儿。”  “我说呢。这儿还有个申公豹庙,说是恰克图人立的。每年北海结冻的时候,他们就把申公豹的像丢进湖里,要是冰把木像都冻没了,那就可以在湖面上走人。来年开春,只有一看到木像又露出来,那就是冰快要化了,不能再走人。”  杨定远呆了呆,这种事他倒是闻所未闻。他问道:“霍大哥,这是哪出戏上的?”  “什么戏,当初我听一个来过这边的张道士说的,他亲眼看见申公豹像,说是钉在一个木架子上,光着身子。他们每年都这么来一次,冰全化了的时候,申公豹像就又浮上来,再放回庙里去。”  竟然这处所还有人为申公豹破庙?杨定远听得有点呆了,却听得思华忍不住低低一笑,小声道:“那是耶稣像吧。”  杨定远豁然开朗,也不禁发笑。他倒见过教堂里的耶稣像,确实是光着身子钉在一个木架子上,只不外霍敬奇准没见过,而他遇到的那张羽士,居然把耶稣当成了申公豹,霍敬奇又说得有若亲眼目击,耳食之言,或许就是这么来的。  又过了三天,尿酸性肾病,火车终于到了伊尔库茨克。伊尔库茨克是个大城,劳工营在这儿群体下车,肾衰宁,而后再各奔前途。一进伊尔库茨克车站,车厢里顿时乱了起来,每个人都在整理行奇。杨定远把思华那个大麻袋拎了过来,塞在床底下,自己把随身衣服都打好了包。霍敬奇和小霍太监也已收拾了行李,见杨定远过来,霍敬奇道:“老弟,你要去哪儿呢?”
                                                                 
                               
                                        作者有话说
                                        求月票、求珍藏、求推举、求点击、求评论、求打赏、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用户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帮助中心
网友中心
购买须知
支付方式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售后服务
定制流程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